2012年5月15日 星期二

希臘面臨脫離歐元區的五種災難

編譯李業德 綜合外電
英國《衛報》報導指出,希臘失業率高漲、通膨率飆至 50%,國家正面臨毀滅性的經濟衰退,人民被逼至脫逃出走,越來越多經濟學家認為,希臘在未來幾個月內將脫離歐元區。
希臘經濟規模雖小,占歐元區總國民生產毛額 (GDP) 僅 2.2%,但退出歐元區將為國家帶來混亂,且對其他鄰國產生嚴重的潛在衝擊。
美國花旗集團 (Citigroup Inc.)((US-C))(8710-JP) 預估,未來 18 個月內希臘退出歐元區可能性高達 75%,這將開創一個先例,若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國家如法炮製,歐元區很快將面臨瓦解。
法國巴黎銀行 (BNP Paribas SA)(BNP-FR) 分析師們稱,希臘一旦脫離,國內 GDP 瞬間將驟減 20%,通膨率飆漲至 40-50%,且債務占 GDP 的比率將飆破 200%。
實際結果如何,取決於希臘恢復使用貨幣德拉克馬 (drachma) 後的減值比率。英國國家經濟社會研究院 (NIESR) 估計幣值會腰斬 50%,以歷史案例參照,阿根廷 10 年前破產時,阿根廷披索減值 70% 之多。
希臘脫離歐盟的局面儘管是災難性的,但確實可能發生,不難想像希臘未來幾個月內,將接連面對以下幾種狀況,促使國家別無選擇只能離開。
1. 選舉癱瘓
上周希臘大選結果混亂,主流兩黨均遭受龐大損失。支持緊縮的社會黨黨魁 Evangelos Venizelos 意圖團結各黨共組政府,聯合同理念的保守派領袖 Antonis Samaras 共同努力,然而兩黨在國會拿下 149 席次,距離絕對多數席次尚差 2 票,難以組成政府。
政治僵局讓歐盟領袖們一再發出警告,稱若不遵守約定削減開支並改革經濟,希臘可能被迫退出歐元區,唯一可以保護雅典不致無序破產的方法,就是暫止支付公務員薪水且扣下退休金。
若希臘無法組成政府,因多數選民支持的黨派對撙節持反動意見,希臘和鄰國關係將日趨緊繃,且 6 月中旬第 2 輪的選舉,反緊縮黨派的勢力可能進一步擴大。
2. 資金用罄
希臘組不了政府,或者最終反撙節人士拿下多數席次,將帶來什麼後果?所謂「三駕馬車」(troika)歐盟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(IMF) 和歐洲央行,可能將終止對其提供金援,債台高築的國家將頓時斷糧,且在此同時,希臘銀行機構恐無法再接受歐洲央行的流動性支援。
野村證券全球外匯主管 Jens Nordvig 指出,這代表希臘銀行持有的歐元,將從歐元體系中分割出來,隨著時間前進轉變為一種獨立貨幣,而他也相信希臘分離無可避免。(接下頁)

3. 新貨幣、新銀行的誕生
為了抵銷債務違約對銀行的衝擊,希臘新政府必須凍結銀行帳戶,並導入資本管制,方能避免國民將資金外遷。但英國顧問機構 Fathom Consulting 認為,希臘人民寧願「把錢塞在床墊下」,也不要存進銀行金庫,未來恐引發一連串銀行擠兌風潮。
新政府同時也必須通過貨幣法,開始運轉機器印出一疊疊鈔票。希臘印製新鈔的可能性並不低,1993 年斯洛伐克由捷克斯洛伐克獨立,然而早在半年前便已開始印製自己的貨幣,獨立消息一公開,原本存放在倫敦倉庫的新錢便正式提出市面流通。
由於希臘銀行完全依賴歐洲央行提供流動性,一旦現況不再將即時失去償債能力,希臘政府屆時只能選擇另創建新的國有銀行。冰島在金融危機期間,同樣被迫由各家破產銀行間,重起 3 間新的銀行機構。
4. 希臘人將被逼出走
阿根廷的例子顯示,希臘債務違約和退出歐元區,至少短期內將帶來嚴峻的經濟和社會衝擊。出口暴跌,國家陷入衰退等不在話下。
阿根廷當初引發了有史以來最龐大規模的國家破產,外債積欠金額上看 930 億美元,國內消費指數暴跌 60%,國民儲蓄金額毀於一旦,通膨竄升。
貨幣貶值將使商品進口更顯昂貴,且進一步推高通膨。大規模失業難以避免,年輕有技術的勞工外流,若成千上萬的希臘人湧至國境,國家甚至可能宣告封鎖國土。希臘士兵得逡巡於街頭和機場,確保人民不至逃走嗎?這種未來也是不無可能。
5. 衝擊波蔓延
希臘政府公債、企業債持有者無疑會倒大楣,資產以新貨幣換算將劇烈減值。除了希臘以外,其他搖搖欲墜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國家,也需要金援成本支撐。國際金融研究所 (IIF) 近期估計,援助金額可能需要 1 兆歐元,這個重擔將落在其餘 16 個歐元區國家肩頭上。
一旦有國家脫離,歐元區的穩定度和市場信心將殘破不堪,頗有可能讓整體經濟倒退至衰退境地。勞埃德銀行保險部執行長 Richard Ward 警告到,歐元區解體將導致「可怖的全球性經濟衰退」到來。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