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7日 星期日

台商冒險家 跟著黑人商機崛起


轉載商業週刊文章,介紹在南非成功台商。

@ 2010-05-30 13:13:16

2010-05-24 商業周刊
六月十一日,世界盃足球賽將在南 非約翰尼斯堡的足球城(soccer city)體育館正式開踢。世足賽前一個月,約翰尼斯堡最繁忙的M3高速公路上,半夜也看得到塞車的車潮,鋪路工人正二十四小時趕工拓寬車道。為了確保世 足賽的安全,南非政府甚至新聘了十三萬名警察。興建十座比賽場館,就花掉南非幣一百二十一億元(約合新台幣五百億元)。

藉著這股向上的勢 頭,南非當地台商也是「媳婦熬成婆」,在各個領域深耕多年後,充分掌握到這一波的「黑人商機」,隨著世足賽曼妙的運球旋律,也找到自己的南非市場規律。

非站上世界舞台 建設起飛,經濟成長率將破三%

這個城市,暫時把歐元失火、美國深陷金融風暴等愁雲慘霧的事拋在腦後;這是有史以來第一 次,輪到非洲用世界盃足球賽來展示自己的國力。

為了這場比賽,過去四年,南非政府已經投資南非幣一百五十億元(約合新台幣六百三十億 元)。

世足賽前三天,非洲第一條捷運也將在約翰尼斯堡通車,這條捷運連接約翰尼斯堡機場和市中心,把原本四十分鐘的車程,縮短為十二分 鐘。未來,南非還計畫興建從約翰尼斯堡到德班的高速鐵路、發電廠和高速公路。一項項大型投資計畫,正準備出手。

摩根富林明的研究報告預 估,今年南非的經濟成長率,將超過三%,回到二○○八年的高點。今年初,南非前財務部長曼努爾(Trevor Manuel)更預期,南非今年GDP成長率將達到三二%,「其中一半貢獻是來自世界盃,」以去年南非的GDP推算,世界盃將幫南非創造四十七億美元 (約合新台幣一千四百億元)的收入。

從投資角度看,南非,幾乎就等於整個非洲。今年四月,瑞銀的報告指出,南非的發電量,占全非洲的一 半;礦產占全非洲的四五%;非洲股票市場的八成市值,都在南非;非洲的國內生產毛額(GDP),四分之一是由南非貢獻的。「南非是第三世界的龍頭,」台灣 駐南非代表劉青雷觀察。

站在約翰尼斯堡街頭,你馬上就能感受到自己身在第三世界。「在這裡,武裝搶劫是家常便飯,」一位台商分析,約翰尼 斯堡的家家戶戶,牆壁上都裝有通電的鐵絲網;進到家裡,臥房門口還有一層厚重的鐵門,以防入睡時宵小入侵;有些人還會在保險箱裡放點現金,以免歹徒持搶闖 入時,空手而回。

南非的失業率也高得嚇人,今年五月,南非官方統計的失業率是二五%,但非官方統計卻指出,失業率高達四%。在街頭,你 隨時能看到黑人新貴駕著雙B,甚至法拉利呼嘯而過;車停在路口時,隨時都有乞丐敲著豪華轎車車窗乞討;車裡車外,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乏公共建設,則是另一個問題,一九九年代,南非公共建設幾乎停滯,因此當二○○六年,全球原物料大漲時,南非卻因為缺電,無法設立新的礦場,蒙受巨大損 失。

因為這些原因,南非政府開始大規模進行公共投資,極力推動「黑人經濟」。過去幾年,中產階級增加三%,這些人被稱為「黑鑽石」,是 南非消費力最強的一群人,世足賽只是南非提振黑人經濟的做法之一,許多嗅覺敏銳的台商,早已抓住黑人經濟的趨勢,快速累積自己的財富。

險家一:甘致行 跟著政策走,賣電腦賣到上市

南非最大台商萬宇科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。南非有四千萬人口,其中只有一五%的人擁有電腦, 在南非,整個市場一年賣出的桌上型和筆記型電腦,只有二百一十萬台。

電腦不普及,萬宇科的營業額和毛利率卻相當亮眼,去年萬宇科的營業額 為南非幣三十四億八千萬元(約合新台幣一百四十億元),毛利率也高達一六%,「分析師經常問我,你的毛利率為什麼這麼高?」萬宇科執行長甘致行笑著說。

其實來自於南非政府的一種特殊政策——刺激黑人經濟法案(Broad-based 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,簡稱BBBEE)。

這個法案的內容,是嚴格要求各個公司提高黑人的經濟水準。每一年,南非政府會派人到各公司檢 查,老闆是不是黑人、有沒有黑人員工、有沒有訓練且晉升黑人員工,甚至有沒有採購其他黑人企業的產品等七個項目,再發給證書評分;級別越高,就證明公司的 「黑人血統」越純正。BBBEE第一級分數最高,第二級次之,依此類推。

這個分數,就是公司業績的關鍵,因為南非政府規定,政府採購時, 必須把各公司的BBBEE分數納入考慮,BBBEE分數不高,光價格便宜,也拿不到南非黑人政府的訂單。

如果不跟政府做生意呢?甘致行分 析,其他公司如果跟BBBEE得分低的公司採購,一樣會拖累自己。

南非十五年前才脫離種族隔離,在這之前,黑人沒有發展的機會,有職場競 爭力的黑人人才更少之又少;這個法案推動之後,逼得各公司不得不自己訓練黑人,讓黑人晉升管理階級。

甘致行不只聘用大批黑人作業員幫他組 裝電腦,還把股票分給黑人員工,「在南非法律上,我其實算黑人,」甘致行得意的說,因為南非法院判決,在種族隔離廢止前拿到公民權的人,只要沒有投票權, 都算是準黑人。從上到下「黑」成一片,萬宇科因此成為南非貿工部認定第四級的合格企業,其他沒有聘用黑人員工、老闆不是黑人的外商品牌,難跟萬宇科競爭。

因此,萬宇科營收中,五成都來自南非政府和企業,從南非海關的電腦,到警察局的E化系統,全是他的天下;萬宇科因此成為南非市場裡,唯二 能在非洲把電腦做到上市的公司,也是在南非最大台商。

冒險家二:仲躋德 引進自創車款,瓜分豐田市場

仲躋德是另一個在 南非發達的另類案例,他原本只是在南非賣汽車改裝零件的小商人,卻意外在南非挖到商機。

在南非,因為公共交通不發達,沒車的黑人要上班, 就得搭一種類似野雞車的「黑巴」上班;這種巴士一台可坐七、八個人,就像計程車一樣,隨招隨停;每搭一次,收費南非幣三元,是南非最普遍的交通工具。

般的輪胎都是黑色,仲躋德卻注意到,黑巴只用一種胎面鑲有一圈白色橡膠的白邊輪胎,這種輪胎在亞洲沒人生產,「只有固特異這些大廠有做,」仲躋德說。他估 算,一台黑巴一年的里程數就將近十萬公里,南非有十八萬輛黑巴,每輛一年換八個輪胎,是個龐大的市場。

他跑到山東,找中國輪胎廠開發出白 邊輪胎,回到南非,卻一條都賣不出去。白人業務主管只輕蔑的告訴他,「大陸做玩具可以,做輪胎這種人命關天的東西,沒人會跟你買。」

幾個 月過去,仲躋德還是一張訂單都沒有,他想到以前在台灣跑業務時常用的手法:只要客戶願意下單,就給招待券招待客戶去玩,他心一橫,約了十個通路公司的經 理,到中國玩,「沒有任何條件,全程都住最好的飯店,」仲躋德說,一個月後,十張機票變十個貨櫃的訂單;沒多久,山東的輪胎廠的產能全部被他用光,「這是 我的第一桶金,」他說。

有了輪胎的成功經驗,他的野心變得更大,當時豐田(Toyota)獨霸整個黑巴市場,當時南非法規規定,禁止進口 二手車,所有黑巴都得乖乖買豐田生產的汽車。仲躋德知道,在中國,同型的小客車已經生產上百萬輛,只要能引進便宜的中國汽車,就能和豐田一搏。唯一的問 題,是要把方向盤從左邊改成右邊,說服中國車廠幫他開發出適合的車款。

一開始,連中國汽車廠都沒信心把汽車外銷非洲,仲躋德卻力主,營業 用車和轎車不同,只要能幫老闆賺錢,沒人會看品牌。

最後開發出的車款,和豐田的巴士幾乎一模一樣,連引擎都和豐田類似,仲躋德說,價格比 豐田低得多,他拿這款車在南非自創CAM品牌。

有了車,怎麼樣才能打進黑人市場?他從車貸下手,他設計出一種車貸,讓車行老闆不用出一塊 錢,就能靠貸款買車,他等於把車賣給銀行,不用擔心收不到錢。在南非,買車必須配備GPS,價格才會便宜,他還因此跨足經營車隊管理服務。就靠這款小客 車,他前年做出三億美元的生意,瓜分豐田十分之一的市場。

冒險家三:游萬豐 提早布局房地產空缺,大賺九倍

在南非,也 有人靠造鎮,替新興的黑人中產階級蓋房子獲利。南非台商總會的榮譽總會長游萬豐就靠經營房地產,從黑人身上賺進大把鈔票。

十五年前,他搶 在種族隔離政策結束後,在南非中部蓋出五百棟專為黑人中產階級設計的房子。他觀察,種族隔離結束後,白人不再能限制黑人居住,會紛紛搬到保全更好,沒有黑 人的新社區;有趣的是,有錢的黑人醫生、法官,同樣也怕被搶,整個南非的黑白分布開始大洗牌。

他把預售屋的概念帶進非洲,蓋起美美的樣品 屋吸引黑人,「黑人的數學不太好,」他半開玩笑說,同樣買一棟房子,一次付清和分期付款,黑人會覺得分期付款便宜得多,卻沒想到分期付款要付高額利息;有 的時候,黑人客戶貸款繳到一半,繳不出來,還會放棄資產「跑路」,連之前付的錢都不要了;游萬豐還得找業務員,到部落裡把顧客找回來。

了十年,游萬豐才等到房地產大漲;後面五年,黑人中產階級開始熱中房地產,他才開始大賺,原本他南非幣兩、三萬元買下的土地,最後用二十萬元賣出,南非崛 起的黑人中產階級商機,讓他大賺九倍。

「南非未來的投資機會,都集中在內需產業,」保誠非洲基金經理人林宜正觀察。黑人經濟崛起後,啤 酒,將是下一個大生意。還有其他的「黃金」,都在準備挖掘中。

這次世足賽,只是黑人經濟的起點,而南非政府扶植黑人經濟的政策,將是冒險 家最刺激的樂園。

延伸閱讀:南非是第三世界龍頭——南非各項指標占全非洲比率股市市值占8GDP2.5成發電量占5成礦產量占4.5 工業產能占4
張貼留言